欢迎访问光前中药材种植养殖网!
24小时客服热线: 13956769187
电话热线: 0558-5589213

《中国药典》2020年版药用动物养殖研究进展与对策

发布时间:2023-12-26 阅读:1202



张辉,赵润怀,段金廒,万德光,孟智斌

1.长春中医药大学 吉林省生物肽工程实验室/国家教育部中药有效成分重点研究室/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药用动物可持续发展重点研究室,吉林  长春  130117;

2.中国中药有限公司,北京  100195;

3.南京中医药大学 江苏省中药资源产业化过程协同创新中心/中药资源产业化与方剂创新药物国家地方联合工程研究中心/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药资源循环利用重点研究室,江苏  南京  210023;

4.成都中医药大学 药学院,四川  成都  611137;

5.中国科学院 动物研究所,北京  100101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办公室关于征求《人工繁育陆生野生动物分类管理办法(暂行,征求意见稿)》的函,以邓明鲁主编的《中国动物药资源》、万德光主编的《药用动物学》、中国中医科学院与长春中医药大学合编的《中国药用动物志》、《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和《中国濒危物种红皮书》为参考,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以下简称《中国药典》)2020年版收载的药用动物养殖情况进行了系统梳理。


1《中国药典》2020年版中成药中动物药应用


《中国药典》2020年版(一部)共收载中药成方制剂和单味制剂1607种,其中含有动物药的中成药品种504种,占中成药品种的31.36%(表1)。人工牛黄、体外培育牛黄、人工麝香、麝香酮不在原药用动物资源之列,占中成药品种的8.90%,这说明了我国在寻找野生药用动物资源替代品方面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就。


表1 《中国药典》2020年版中成药中动物药应用频率

图片


2《中国药典》2020年版正文中收载的药用动物基本信息


对《中国药典》2020年版正文中收载的药用动物按照现行生物分类系统进行了系统的整理,形成了《中国药典》2020年版动物药基本信息表,厘清了98种原动物、93个动物药入药部位,内容包括纲、目、科、种、中文名、拉丁名、药用部位、药材名、管制级别、濒危级别。其中《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管制级别一级的有玳瑁、蝰科蛇类、梅花鹿(仅限野外种群)、林麝、马麝、原麝;《中国濒危物种红皮书》濒危级别中,需予关注的有乌梢蛇,依赖保护的有乌龟,易危的有中国林蛙、黑眉锦蛇、锦蛇、银环蛇、黑熊,濒危的有梅花鹿、马鹿、林麝、马麝、原麝,极危的有玳瑁及国内绝迹的赛加羚羊,见表2。


表2 《中国药典》2020年版收载的药用动物基本信息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注:X表示未列入保护级别;龙骨为古代哺乳动物如三趾马、犀类、鹿类、牛类、象类等的骨骼化石或象类门齿的化石;龙齿为古代哺乳动物如三趾马、犀类、鹿类、牛类、象类等的牙齿化石。


3《中国药典》2020年版正文收载药用动物养殖研究概况


对《中国药典》2020年版正文收载的98种药用动物,93个动物药入药部位的药用动物养殖进行检索,共检索到相关文献854篇,最早见于1958年邹作和在《中国水产》发表的文章。


另外,药用动物资源综述类文献8篇,历版《中国药典》取消品种赛加羚羊养殖1篇,东北虎生境与利用2篇,穿山甲养殖21篇,豹猫养殖3篇。


3.1 我国药用动物养殖品种首见年份及数量分析


对我国药用动物养殖品种首见报道的时间进行分析,我国最早报道药用动物试养殖的是1958年海马,最晚报道试养殖的是2016年玳瑁,药用动物试养殖出现高峰在1986—2000年。其中1989年试养殖报道的有毛蚶、乌梢蛇、刺猬、黑熊,1989年是药用动物试养殖的高峰年,见图1。


对检索到药用动物854篇文献按照自然分类法序列,进行了中文学名归类分析,其中环节动物门64篇、软体动物门137篇、唇足纲和蛛形纲83篇、昆虫纲79篇、两栖纲38篇、爬行纲300篇、硬骨鱼纲与鸟纲80篇、哺乳纲76篇,以上8个部分的具体养殖技术研究各独立成文报道。


图片

图1 我国药用动物养殖品种数量与开始年份


3.2 我国药用动物养殖品种文献


对我国药用动物养殖的相关文献数量按品种进行了分析,其中鳖241篇,线纹海马、大海马、三斑海马58篇,杂色鲍、皱纹盘鲍50篇,东亚钳蝎44篇,刺猬42篇,地鳖41篇,少棘巨蜈蚣39篇,乌龟38篇,蛤蚧36篇,参环毛蚓34篇,水蛭、蚂蟥30篇,中国林蛙28篇,林麝、马麝26篇,长牡蛎、近江牡蛎25篇,麻雀18篇,中华大蟾蜍10篇,其余均10篇以下,养殖的文献数量与养殖成熟度基本呈正相关性,见图2。


图片

图2 我国药用动物养殖品种的文献数量


3.3 药用动物养殖品种及程度分析


根据相关文献报道的内容对药用动物养殖品种技术进行了分析,明晰了我国药用动物品种养殖程度。养殖程度评估具体依据:无养,没有养殖研究报道;试养,有养殖研究报道;初养,有商业养殖成功或基本技术的报道;扩养,技术基本过关,有多地养殖项目的报道;成熟,有不同模式或专业性网站。结果见表3~4。


表3 我国药用动物未见养殖文献的品种

图片

表4 我国药用动物养殖的程度分析

图片


由表3可知,除海星纲多棘海盘车(海星干燥全体)、爬行纲石龙子(铜石龙子干燥全体)、哺乳纲东方蝙蝠(夜明砂粪便)独立入药品种未见养殖报道外,其他多基原同科同属药用动物品种均见养殖报道。分析原因:一是三者入药部位都不是常用药;二是三者均不是《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管制级别、《中国濒危物种红皮书》濒危级别,故此养殖未受到关注。


表4可见,药用动物养殖程度从无到试养、初养、扩养、成熟,主要源于两个方面:一是大健康产业的市场需求,如软体动物门的三角帆蚌(珍珠)是《中国药典》2020年版中应用频率最高的药用动物;二是《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管制级别、《中国濒危物种红皮书》濒危级别的约束,如蛤蚧二级保护、乌龟依赖保护。由此可见,为解决药用动物资源满足大健康产业的市场需求的问题,我国开展了大量深入细致药用动物养殖研究与实践,为解决药用动物管制级别、濒危级别品种及非保护品种的应用问题奠定了基础。


本文在对《中国药典》2020年版药用动物养殖相关文献分析中发现,对于养殖技术已经成熟的鸟纲的家鸡、乌骨鸡,哺乳纲的狗、驴、猪、梅花鹿、马鹿、山羊、绵羊、水牛、黄牛养殖情况未做分析,也未列入各个门纲养殖技术文献报道中。


4《中国药典》2020年版药用动物养殖对策


以珍稀名贵中药羚羊角基原动物赛加羚羊为例,探讨药用动物的养殖对策。赛加羚羊为国家Ⅰ级保护动物,由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甘肃濒危动物保护中心开展赛加羚羊的驯化养殖工作。于1988年始,从美国、德国分批引进12只赛加羚羊,开展繁育研究工作。经多年驯化养殖,人工繁育的赛加羚羊种群一度壮大至170只。


4.1 人工养殖技术突破


引种驯化与规范化养殖是药用动物人工养殖的关键,我国已经成功突破了林麝、梅花鹿、黑熊等动物的驯化养殖技术。药用动物的引种驯化是通过培育使野生变家养,以及家养动物引种到新生存环境下的生长发育、遗传、变异等规律的科学。我国从20世纪50年代始开展林麝的人工养殖,林麝驯养与人工繁殖成绩显著。这些工作为我国药用动物养殖及野生种群的恢复提供了宝贵经验与可靠保证。


赛加羚羊生活在开阔的草原,善于奔跑、胆小警觉。而人工驯养过程中,由于进入了人工圈养的环境,与其在自然环境下发育生长适应的自然环境、气候条件等差异较大,在驯养几代后,仍会由于应激综合征导致死亡。赛加羚羊的引种驯化工作应从驯养环境、活动规律、食性特点等方面持续开展系统研究。


4.2 扩大种群规模,避免动物种源退化


种群规模会影响种群的遗传变异,种群越大则遗传多样性越多。目前,赛加羚羊养殖均源于最初引进的12只繁衍的后代,近亲繁殖现象突出,带来种群退化、种群数量不稳定等问题。为避免种群退化现象,需要加大赛加羚羊引进种群数量、扩大种群规模,以促进生物多样性及物种基因的保存。同时促进良种选育,结合个体表型、系谱、后代测验等指标综合优选种质。


4.3 加强疾病疫情防控研究


2015年,超过20万只野生赛加羚羊死于细菌感染,对于赛加羚羊等药用动物养殖来说,疾病疫情的防控尤其重要。可通过以下对策加强防疫:有针对性地将危害性大、传染性强的传染病及寄生虫病作为防疫重点;对引种或驯化的动物进行检疫与隔离,确保非传染病携带者方可进入养殖种群;采用定期免疫与紧急免疫相结合的方法,注射疫苗和消毒封锁等措施,提高赛加羚羊对相应传染病的特异性抵抗力,达到预防疾病的目的;做好定期驱虫与预防性驱虫工作,制定严格的卫生管理制度。


4.4 养殖示范基地建设


养殖基地选址及仿野生环境建设是药用动物规范化养殖的关键。养殖场是养殖药用动物的生存环境,为养殖的药用动物提供适宜的生态环境对动物的形态结构、生理机能和遗传性状都有深刻影响。通过建立仿野生环境的养殖示范基地,为药用动物生长发育创造一个与野生状态相似的环境,包括土壤、空气、阳光、水分等均按药用动物生物学特性及活动规律来确定,以保证药用动物养殖条件不断完善与规范。


5讨论


药用动物资源门类繁多,是中药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中华民族的繁衍与发展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但随着野生动物类资源枯竭加速和生态文明建设需要,动物药材的野生资源保护与可持续利用面临严峻挑战。为避免因野生资源急剧减少甚至耗竭而出现动物药材无药可用的局面,人工养殖和繁育成为解决动物药材原料危机的主要途径,对中医药事业与产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第七条豁免及与贸易有关的其他专门规定:“(四)附录一所列的某一动物物种的标本,系为了商业目的而由人工饲养繁殖的,或附录一所列的某一植物物种的标本,系为了商业目的,而由人工培植的,均应视为附录二内所列的物种标本。”即可以作为药用动物资源,尤其临床疗效突出的赛加羚羊、犀牛、东北虎、华南虎、穿山甲首先从保护目的入手,加强养殖技术的深入研究,药用动物资源从无到有、从有到大,更重要的是从大到强,实现大健康产业的应用。


实现药用动物资源的可持续发展,不仅要深入开展药用动物养殖技术研究,还要稳定养殖成熟品种的规模,扩大扩养品种的范围,促进初养品种的商业渠道,增强试养品种的养殖技术研究,开展无养品种的养殖试验,更需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国家海洋局等政府部门的政策协调、经济投入。通过加强科学研究和客观评判,建立科学有序的分类管理体系,才能实现防患于未然的科学防控。有效处理好保护与利用的关系才是中医药事业与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保证。


上一篇:国家林草局:19种野生动物允许养殖用于药用

下一篇:我国人工养麝现状分析及展望